2017年8月22日 星期二

忐忑不安

整夜卧在一張既陌生又超軟的四呎床上,輾轉反側教我怎能入睡!好不容易挨到晨曦初露,呀姐送上兩張熱騰騰的濕紙巾,胡亂抹了沒精打彩的臉兒,象式吃了數口粥,靜心地等待醫生的到來。醫生還未巡房,鴨仔卻帶來兩壺清補涼湯、牛排粒和豬排粒,想必他以為我是大胃口!

2017年8月21日 星期一

缺乏危機感


自小患小兒麻痺症,一生中跌倒無數次,而每次總能自動站起來,拍拍手上的塵埃、掃掃身上的塵沙、再繼續上路,當刻或有少許腫痛,但繼續行得走得,也就當無事發生。最嚴重的一次是扭傷足踝骨(拗柴),看過中醫骨傷科(跌打),敷藥兩星期也就沒事。

2017年7月16日 星期日